翻页   夜间
欧巴小说网 > 战国万人敌 > 628 危机共存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欧巴小说网] http://www.vipgou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淮水女神宫,秋收之际又祭祀了一番之后,整个神宫才难得安宁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过多久,子车氏的老老少少,都前往淮水女神宫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暴怒的夜月公主嬴莹,几欲持剑将子车白臀斩死,若非护卫嬴莹的女兵阻拦,曾经的秦国左趣马,就要死在淮水之滨。

    “愚昧!愚蠢!愚不可及——”

    愤怒让嬴莹杀气腾腾,子车白臀匍匐在地,半点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安排回国的密使,现在可能才刚到商於之地,但是这一波密使,是为了说服秦侯出兵楚国西北,然后夹攻楚国,彻底断绝楚国重新崛起的希望。

    按照最初的密约,秦军和淮军分别要把楚国的天险全部打爆,使得楚国即便保全了国家制度,也不得不全面转入战略防御。

    在北方和东方两个方向上,要投入大量的国防开支。

    经过多年的缓慢放血之后,再寻求机会,一波将楚国打死。

    理论上的操作,这样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显然落实到具体,就根本没有那么美妙。

    是不是秦侯怂了不知道,但是秦侯并没有在约期内出兵楚国西北,这就是现实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出现这种变数的时候,夜月公主立刻选择了挽回这种不利局面,她对自己丈夫李解的信心,远比秦国人要足。

    对嬴莹来说,此时的秦、淮双方,显然并不是淮水伯府继续秦国的帮助,有没有秦国的牵制,李解都是打算强攻楚国的。

    那是肥肉要吃,硬骨头要啃,这不是挑肥拣瘦的时候,而是淮水伯府的体制运转,现行条件下,就是不断扩张。

    倘若过度扩张力有未逮,也要保持有限扩张。

    战争机器的运转有高低起伏,但并不能停歇,几乎幕府内部的每一个部门,都是为此而服务的。

    尽管嬴莹对李解的家底,还没有真正的摸底清楚,但却心知肚明,在攻楚一事上,幕府内部,显然有一套秦军没有出兵的预案。

    所以当听说商於之地并没有传来秦军动手消息的时候,夜月公主就知道,自己丈夫肯定是要打算甩开秦国单干。

    而且不出意外,只要秦国没有在相约之期动手,那么之后不管秦国抢了多少楚国的地盘,最终还是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秦国不吐,那就兵戎相见,战场上说话。

    “自以为是,自作聪明,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嬴莹抬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案几,案几上的果盘都是被震摇来晃去,有几个新鲜的桃子,更是滚落在地,咕噜咕噜滚了一大圈,从案几滚到门槛。

    整个神宫大殿内部,就见夜月公主无奈地闭上了眼睛,旋即睁开后道:“秦国等着憋死在河西吧!”

    “殿下!殿下!事情还有转机,只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整个子车氏的人都是急得满头大汗,但是子车白臀带头退下之后,那些子车氏的白发长辈,也只好悻悻然地退下。

    离开淮水女神宫之后,原秦国左趣马一声长叹:“淮中有言‘目光短浅’之徒,某不以为意,今日,方知鼠辈之目,止有寸光!”

    原本秦国没有按照约期进攻楚国的时候,其实还有挽救的机会,夜月公主大发雷霆狂喷秦国老世族之后,子车氏就派出了密使,尽快归国督促君上出兵。

    这种天赐良机,错过了真的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在淮中城,以子车氏过去的经验,肯定也是要看着楚、淮大战之后,再来出兵,吃最大的饼,捡最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偏偏这事儿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淮水伯府和以前的国家完全不同,李解这位大吴国王命猛男的行事风格也和列国君主迥异非常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半个月时间,就直接攻克郢都?!

    楚王、楚国太后,现在就是监下囚,整个楚国的大动荡,已经眼望得见。

    甚至就在刚才,子车氏老老少少前来淮水女神宫的当口,大别山前线就已经传来了消息,楚国三关动荡,除了大隧关,冥阨守将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冥阨守将用的名义是“勤王”,要回师郢都,解救王上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畏敌如虎,疯狂转进。

    连带着的司马亥、赵盘、叔孙季所将三军,都受到了严重影响。

    边军本就桀骜不驯,加上又是常年在大别山厮混,军队专业素质,显然要比临时拼凑起来的三军陵师强得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早先为了防备李解,楚国在三关堆砌了大量物资。

    哪怕是老将丹阳公斗尊,楚国王室再怎么忌惮,还是给予了大量支持。

    武器装备、粮秣车马……可以说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了一个情况,本就战斗力强的边军,现在家当丰厚,完全不用去鸟新组成的陵师三军。

    尤其是将中军的赵盘,更是赵太后的人,让晋国人做楚国的主将,闻所未闻,本就一肚子气的三关将士,更是理直气壮地不甩赵盘。

    加上楚王确确实实落在了李解手中,冥阨关的人,自然更加嚣张,理由更加充分。

    前线哪里有大王的生死存亡重要?

    高举“勤王”大旗,一溜烟地就跑了。

    冥阨关守军跑得太快,直接就奔汉水而去,也没见着是顺着汉水由南向北,火速前往郢都救人,这一番骚操作,让陵师三军如何看不懂?

    心想你冥阨守军嘴上说得好听,说是回家勤王,结果你就是这样勤的?

    于是陵师中军将军赵盘,就派出使者,命令冥阨关将士南下,不得停留汉水之北。

    双方沟通的非常不顺利,冥阨关二话没说,直接就把赵盘的人杀了。

    杀了陵师中军使者之后,自己又派出了使者,前去陵师宣传,说是赵盘乃是晋国奸细,来楚国就是为了让楚军大败!

    就差指名道姓,说赵盘是赵太后这个妖妇特意弄来败坏楚国社稷的。

    这一出戏闹得很大,商无忌大军还在大隧关外修木石混合寨子呢,楚国陵师中军,就先内讧起来。

    冥阨关的部队并没有出动,但赵盘所掌中军,只是一个晚上,就有中下级军官,带着各自的子弟兵,以“勤王杀贼”为由,连夜抢班夺权。

    内讧来得快不说,还极为激烈,中军两三万人马,再加上各种民夫、青壮、力役,几万人在黑灯瞎火之中互相残杀,从伸手不见五指杀到天微微亮。

    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之后,整个中军还剩两万人不到,将中军的大夫赵盘不知所踪,陵师主力战车部队,两千战车损毁过半倒还是小事,御手……死得还剩七八十个。

    至于民夫、青壮,天一亮就全部跑光了。

    能不跑吗?不跑就是死,跑了还能活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聪明的青壮民夫,顺手捞了点武器装备就开溜,返乡路上随便寻个码头,找外国人卖掉武器装备,这就是白捡的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发了这种财,不赶紧跑路,总不见得等着军阀伺候吧?

    楚军的这种剧变,根本没有人料到,连大隧关外面的商无忌都想不到,山的那一头上演了规模多么大的一场大戏,简直就是一群小精灵在做法,妖得大舅哥完全以为楚国这是要自爆。

    大隧关守将楚国丹阳公斗尊不管怎么阻拦消息传播,终究还是瞒不过的,在冥阨关跑路的同时,斗尊就让自己儿子斗鱼接管了冥阨关的防守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盯着,防守终究还是没出大问题,商无忌的大部分知道冥阨关发生这么个事情的时候,也是后悔不已,要是时机把握得好,说不定三关就这么破了。

    等到斗鱼换防冥阨关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戏唱。

    不过楚国大乱的消息,还是通过淮水,传播到了江淮地区,又逐渐散步到中原。

    在沙东组织民夫抢收楚国粮食之后的半个月,原本打出狗脑子来的卫郑之战,居然就彻底熄灭了战火一样,完全没有继续刚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方发生的这场变故,着实震惊到了郑国和卫国,连打算在朝歌养老的某个老江湖,也彻底地被李某人的骚操作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紧张不已的卫侯,再度找到了老江湖,连忙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是继续跟郑国死磕呢,还是赶紧罢战,双方停下来和谈,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南方一家独霸局面。

    当年面对楚国,还有办法,不管是找秦国晋国还是齐国,又或者是小强们自己联合起来,又或者是找吴国这种更野蛮的,总之,总有外援可以制衡。

    但是楚国这么一崩,就李解那种行事如狗的作风,中原诸侯谁受得了?

    卫侯不得不又带着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去请教老前辈老江湖。

    “还请夫子教我!”

    卫侯见了曾经的吴国太宰之后,神情相当的凝重,“如今吴解已然攻克郢都,楚国内战不休,江淮震动,天下震动!只怕假日时日,淮水之威,堪比吴楚联合啊!”

    “吴楚联合?”

    已经越来越显老态的子起不屑地笑出了声,“君上对李解,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言罢,子起也没有继续嘲弄,而是正色道:“此时君上收手,不可谓不明智,不过,以老朽所见,何不趁此机会,使郑国一蹶不振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卫侯一愣,连忙行了大礼,“还请夫子教我!”

    “郑城子终非郑国之君,此刻南方大变,其必有防备之意。卫郑和谈,正中其怀。若此时假意和谈,趁其不备尽灭郑师,郑东河南之地,便为君上囊中之物也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情不自禁地考虑了其中的合理性,卫侯顿时觉得,这是个好想法。

    而且还不用跟宋国平分!

    “只是楚国之变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上!”不等卫侯说完,子起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“楚国纵使灭亡,试问李解收服楚国之众,须用时几何?”

    一个十分浅显的道理,攻克一个国家之后,终究是要消化这个国家的国土、人口、资源。

    吴楚之间本就数代之仇,哪儿那么容易化解?

    那么正常来看,李解哪怕把楚国灭了,也得投入大量的资源进去,才能慢慢地消化掉吃下去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少说也得十几二十年吧。

    十几二十年……怕什么?还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卫侯顿时眼睛一亮,连忙起身,郑重地给子起行了大礼:“多谢夫子教我!”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