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欧巴小说网 > 全能麟少秦墨徐嫣 > 第978章 雪夜白梅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欧巴小说网] http://www.vipgou.net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风月大阵终于难以支撑,在轰然间坍塌下来。

    秦墨三剑劈开了他父亲的大阵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风月大阵瞬间崩溃,地面上厚厚的积雪,瞬间震荡起来,大雪飞扬!

    湛谷嘴角扬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身后墨组的兄弟们,“该我们上场了!”

    在大阵崩溃的瞬间,地面还震动的没有稳定下来之时,32位墨组成员,亮出各式各样的武器,朝着风月楼的侍卫杀了过去!

    风月楼的侍卫,在风月楼算是第二梯队。

    第一梯队,是梅花组,下来的第二梯队,才是风月楼的侍卫。

    虽然,风月楼之中,人尽宗师,甚至少数顶尖之人,能达到武巅、武破的水准,但大体上来说,这五百多位风月楼侍卫,绝大多数都是宗师水平。

    或许在以前,宗师还够看的。

    但在这焱阳之地,宗师遍地走,从天下扔下个板砖来,都能砸死大片宗师。

    更别说对于墨组而言了!

    放在二十年前,墨组都是天隐市的顶级组织!

    墨组瞬间杀入风月楼之中。

    这些风月侍卫,只能不断后退,他们踉跄的拿出他们普通武器,抵挡墨组每个人的品级武器。

    不管从实力还是装备上,这些人都完全被碾压!

    他们抵挡不了墨组任何一人一招!

    “给老子反抗!反抗!我草特么的,反抗!!老子不是来割草来了!”

    奉枭手拿青龙战戟,一马当先,直接杀入风月侍卫腹地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边秒着这些‘蝼蚁’,一边愤怒的骂骂咧咧着。

    战斗,是要分质量的。

    这些放在一方,都能成为一方巨擘的风月侍卫,对于奉枭等人来说,实在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就跟杀鸡宰猪一般,完全不能称之为战斗,就是单方面的屠戮!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奉枭此等好战之人,自然打的不爽,他最喜欢的战斗,就是当初一人镇守食杨街那一战,比这要打的爽多了。

    “无趣!无趣啊!”

    奉枭为此发出愤懑的怒吼。

    他憋屈了几个月,就给他这么些玩意儿,心中的难过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风月楼的侍卫们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!

    让他们这辈子要经历这些。

    奉枭杀着他们伙伴还不说,还一个劲儿的埋怨,这特么还是人嘛!

    “怪物……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全挡不住!快……快后退吧!”

    这些人也不过是侍卫,他们不是死士。

    战斗才开始一分钟,倒在地上的风月侍卫不下数十人,他们连奉枭等人的身都近不了,比起肉体上的摧残,精神上的崩溃才来的更为可怕。

    风月侍卫急速后退,有的人直接丢下武器就跑了,还有的没等奉枭杀过来,就假装自己受了伤,翻了白眼,在地上装死……

    所谓侍卫,其实跟上班族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每个月在风月楼领着工资和修炼资源,没必要拼死拼活,再说这根本不是拼死拼活的事,这完全就打不过啊!

    “留点儿!你特么傻逼吧!一个人打那么多,觉得自己很帅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才傻逼!你全家都傻逼!自己下手慢怪谁啊你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吗的,你再和我bb,信不信我抽你丫的,没挨过打是不是!”

    躲在远处瑟瑟发抖的观众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远处发生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他们眼睁睁看着两位墨组成员,就因为一位墨组成员下手快,另一位下手慢,两人竟开始推搡打骂起来,差点儿就因为这个,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在战场之上时不时发生……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一群什么人啊!我的天……秦墨……什么时候有这种帮手了。”一位中武之人结巴的颤声道。

    人们完全看傻了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本该是血腥弥漫之地,尸横遍野之处,但墨组这些人竟像是来游玩一样,把这里当成了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两个没玩上的‘孩子’,还会因为玩具而争吵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!不觉得丢人啊!”奉枭停下攻击,骂骂咧咧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给!给!都给你们!早知道就该咱们去打武斗街,武斗街的斗士团都比这些人厉害百倍,我不玩了,全让给你们,真的是,多大人了,还因为没对手吵吵,以后对手多得是!”

    奉枭没好气的退出战场。

    龙悟、平冀两位组长笑着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三位组长,自始自终就没出手,早已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嘿嘿,学学我们,把弱鸡都让给手下兄弟们。”龙悟笑着拍了拍奉枭肩膀。

    奉枭没理他,不高兴的拍掉他的手,一个人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奉枭是绝对的好战分子。

    他人生的乐趣,就是能对战强大的敌人,敌人越是多越是强大,他就越是兴奋激动。

    当年秦叶南留下一言,“得奉枭,可抵千军!”

    这话并非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不过上了年纪了,很多小虾米真的懒得收拾,就如同秦墨当初在龙市一般,任由别人怎么挑衅,他都懒得搭理一样,因为搭理这些人,实在很没意思。

    懒得杀。

    躲在各个角落的观众们,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他们很多人,都不知道秦墨带来的这是一帮什么人,哪怕天隐市的一些世家,也做不到如此单方面屠戮的程度吧!

    “这就是墨组……”武子力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去年时候,若是没有墨组,我武家也早已攻下食杨街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敢与秦家对抗的墨组,不是说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秦煌不屑的看了眼,“我秦家之人若是来了,也能做到如此程度,墨组算什么,还不是被我秦家赶出了天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年应该是人员分配不够,依你武家的体量,墨组区区数十人,怎可能抵挡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武子力苦涩的笑笑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当时,我武家可是派出了五百主力,被墨组杀掉大半之人。”

    秦煌不屑的神情,不由凝固了,“那……那你们杀了墨组多少人?”他结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人。”

    “八人?”秦煌惊讶的捂住嘴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华武军团,当时攻入食杨街最后阵地医院之时,奉枭前辈一杆青龙战戟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一人守住医院大门。”回想当初,武子力难免感慨。

    秦煌再去看墨组,不屑的目光也渐渐变了,眼中有了几分忌惮和敬畏。

    秦墨双手插着兜,闲庭信步的走进了风月楼。

    他身处这片战场之中,当好似四周响起的打斗声、嘶吼声、哭声……都全然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这人间炼狱般的战场,他看也没看一眼,径直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雪夜纷飞的季节,在血液纷飞的人海中,他看着前方的那个姑娘,那个姑娘也从一开始,就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径直朝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观众们,看到秦墨来了,吓得纷纷退让,四散逃开。

    大雪飞舞的夜色下,好似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面前,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他突然问起这句话,令她眼眸有些涩涩的。

    他又是怎么好意思,在她面前说起这句话的?

    “我不好。”白素雪眼眶红红的,眼泪忍不住打转。

    秦墨自责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白素雪紧接着又破涕而笑,“可看到你回来,看到你还活着,看到你一切都安然无恙,现在的我,真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秦墨缓缓抬起头来,有些呆滞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到她笑的像个傻子的样子,他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从小在间荒长大,除了爷爷奶奶,没有朋友和家人。

    对于感情木讷的秦墨,他不懂什么是羁绊,不懂身边人的珍惜。

    但渐渐的,人终归会长大。

    他想要守护这些羁绊。

    他想要在自己受到危险时,有那么几个人惦记着,因为,这样真的会很幸福呀!

    他脱下长长的风衣,披在她身上,为她扣上扣子,暖和的风衣,将她全身包裹住了,他摸了摸她冰冷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把一切处理完,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和秦墨相处久了,渐渐也就明白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个寻常人,根本不是什么大学教授。

    很多无法接触到的层面,她也不想去接触,只要他能平安无事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些血腥,这些阴暗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秦墨拔出龙寒剑,朝着风月楼的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中心的主阁之上,梅芜就站在那里,俯视着茫茫雪夜下,而来的秦墨,她心里很清楚,当风月大阵坍塌之时,没有人能阻挡墨组为秦墨开路。

    她终归要对上他。

    那位雪洛姬的孩子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废墟,很快这些沦陷的建筑废墟,也被大雪完全掩盖,成了一个个白雪茫茫的小雪山。

    当没了建筑,没了繁华,一切如此萧瑟寂寥,如此空荡宁静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,持着剑,踏着雪,走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黑夜之中,白色的梅花参杂着大雪洋洋洒洒的而下。

    人们仰头,不由看向天空飞舞而落的白梅花瓣儿,多少有些看呆了。

    当白梅花瓣与大雪参杂在一起时,这份白净,白的让人心疼,让人忍不住驻足观赏。

    秦墨不由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一片撒上了雪花的白梅,落在了他手心。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